宝妈伤不起快赐我安静吃奶不咬人
心情随笔

女警随笔:夜晚亮着的窗口

  单位和家是两个相隔的县,来回近8个小时的路程有些周折,因而周末回家的次数并不多。我每隔一周才坐上一辆绿皮大巴,中途再倒两班车,在时间的慢跑中看家与单位一寸寸地相连。工作了一年,回家的路慢慢熟悉了,单位和家的界限反而渐渐模糊了。

  平日的夜晚多留在单位,有时也在户籍窗口加班。亮一盏灯,独自坐在办公台前,周围的一切有了与白天不同的宁静。空气中是泥土的腥味伴着青草细若游丝的清香,门前静谧的溪水流淌,吐着柔和均匀的呼吸。不知道谁家的音响散落在晚风中,一阵一阵地送来,有时是时下新曲,有时也哼着悠扬的老歌。

  我沉醉于异乡这样亲切的夜晚,空气中仿若有一双温柔手,轻轻地叩着心门,回声清澈得想让人流泪。

  夜晚窗口亮着的灯光,是为自己撑开一方空间,沉淀思绪。料想,它恰巧为别人送去了一丝微不足道的光亮,也给自己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厚重的温暖。

  一个夏日夜晚,我独坐在户籍窗口加班。空气突然变得凝重,一场骤雨不由分说地从空中直披下来,漫山遍野的草木被雨水冲刷得摇曳。雨帘中急急地跑过两位老人,从路边躲到了窗口门前的屋檐下,用手抖落着挂在头发上、浸入衣服中的雨水。恐是这场雨太急了,让行走的路人无处躲闪,夜晚亮着的窗口,为他们指引了一个暂避的去处。

  玻璃门外雨声不住,雨怕是一时半会难以消停的。我起身为门口站立的老人开了门,让他们进来坐坐躲会雨。两位老人楞了楞,不知道里面还有人在加班。老人坐在休息椅上开始闲聊,我又回到办公台工作。听他们的对话,无非是关于最近的天气、饮食还有出门在外的儿女。老人说话的声音轻轻的,像是怕吵到我,偶尔才转向我关切地聊上几句,这样轻松的氛围倒像是陪着自家的老人。

  骤雨将沉闷的空气冲刷干净,下过一会就停了。老人起身要走时,又回头叮嘱我一句“小姑娘,我们走了。忙好了早点休息啊。”这轻轻的一句,却让我平静的心头窜上了一阵温热。

  一日下午两点钟多,一男子在户籍窗口排队为自己的孩子办理户口迁移业务。他从杭州赶来,因孩子读书赶着要迁户口,为此特地请了一天的假。

  但我们单位是一个偏远的山区派出所,将迁移材料带到县局审批再回来办理来回最快的车程也要两个多小时,等男子回来恐怕也要下班了吧。

  “孩子读书急着要用户口,能不能多等我十分钟再关门。”男子恳求道。我想了想,点了点头。杭州到我们单位是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在窗口多等十分钟也没什么。

  下班时间过了,但男子还没有回来。吃过晚饭,我随手拿了一本书到户籍窗口坐着翻看。一个多小时后,一个男子开心地敲打着玻璃门。原来赶上下班高峰期,他堵路上了。

  拿着办好的户口迁移证,男子很是高兴。“我以为今天的事情又办不好了,只想回来碰碰运气。看着你们窗口的灯还亮着,心里真是安心。”

  我心中一怔。何时我们窗口的灯光也给了别人这样的温暖。但他可知,相比夜晚窗口中的灯光,这份他给予的沉甸甸的信任,要温暖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