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书读出来 王宏甲哲思散文诵读
爱情文章

散文朗诵:润雨《碎秋

  润雨的《碎秋》,以中年丧偶乡妇秋英多舛的命运,呈现了一幅令人心碎的生命暮秋晚景,唤醒制度的完善和爱的延伸。

  中元节。秋英一早起来蒸好上坟的供品,把叠的纸元宝带上,还有一摞冥币,装进篮里,蹒跚着向村外走去。

  早些年,在石灰厂上班的丈夫,得了肺癌,不到50岁撇下娘儿仨走了。看病欠下的外债,仅靠家里种的十几亩地慢慢还着。然而,几年后,龙城高速路修建又占用了她家几亩地,应得征地款,在干部们幕后操纵下落他们手里已所剩无几。无奈,年过半百的秋英把几亩薄田交给儿子种,自己到城里寻了一份保姆活儿。一位失偶的退休干部见她精干利索,雇佣了她。

  日久生情,俩人住到了一起。秋英除了每月拿一千多元的劳酬,还能额外得到一些小惠,如首饰。无名指上的金戒指,就是男人送的。

  那几年,男人的儿女们似乎也认可这种关系,反正不结婚,有人照顾他们的老父,省下他们操心。周末回来,秋英会伺候大家吃好喝好。

  然,城市扩路,男人的住所列入拆迁范围,家里的平静打破了,儿女们抢着要接老人到自己家住,话里话外,秋英不能留了。

  不得已,她又回到了农村的家。可迎接她的,先是嫁在外村的女儿失踪了,传闻是受不了赌博成瘾的丈夫跟人跑了,也有人说是被他丈夫拐卖了。道不明的真相,秋英选择了隐而不发。

  而今春,生性内向的儿子患了抑郁症,竟从房上跳下来,死了。秋英几乎哭瞎了眼。

  参加在场微散文征文已经16期了,可以说,从在场微散文开始征文起,我就一路尾随,跟着在场的步伐历练自己。以完成每期作业为己任(有的月没见润雨的名字,是因为用了别的笔名)。通过学习各位优秀作家的作品,并深入学习在场主义散文创作理论,收获颇丰。在场主义散文写作,要求写作者要以精神的在场,介入当下,以发现的眼光揭示生活、生命、生存的真相和意义;以散文性的笔触去关照社会问题,呈现生命的终极关怀。当我一遍遍阅读在场理论,联系大家的作品进行思考后,我的写作也潜移默化发生着变化。九月微散文《碎秋》便是一次现实的直面。自知涉猎这类题材,笔法还很稚嫩,表现表达亟待提高。能够获奖,非常感谢在场微散文评审组对我的鼓励!感谢在场平台对我的锤炼!追随在场,用手中的笔为社会为人生为艺术,不懈追求,是我前进的目标,我将多多向大家学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在词典里,秋影有两种解释:一是秋天的日影;二是秋日的情形。可僵硬的词典,又怎么诠释得尽秋影丰富美丽的内涵。在王实甫的诗里,秋影是梧桐细雨,是伤感;在辛弃疾笔下,秋影与飞镜隐喻爱情与美好;元好问借助秋影哀叹岁月易逝。在秋影中发现收获的,更不计其数。面对秋影,一万个人就有一万个哈姆雷特;秋影,就是多维的社会人生。

  作者简介:润雨,原名朱润鱼。中学高级教师。在场阅评。现为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女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各类报刊。有作品入选《2016年度山西散文年选》《新时期乡土文学优秀作品》《全国文学艺术精品集》等。出版散文集《煮一壶月光,醉了年华》。曾获多项奖。

  主播简介:海之魂,本名韩雪敏,朗诵组组长。河北省邯郸市人,从事过播音主持,编辑、记者等工作。